跳Tone中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人生因為密技而美好。exclamation mark!!

我說真的,地球到底還要幾集才毀滅。question mark??

攻殼彎鼻太陽西,收拾書包回家去;打烊拉鐵門;上班等下班。exclamation mark!!

點下去會爆炸。

很久很久之前

曾在日誌裡面提過我的家庭關係

其實一直不習慣吐露太多

只是這一次…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不需要支持,也不需要批判,請給我一點發洩的空間,謝謝您路過…

 

我在20歲左右,曾對蝶爸說過,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原諒蝶媽的一件事。

小時候的我過日子很迷糊,不是作業忘了帶,就是掉了水壺、手錶,就連去看醫生也會把外套掉在診所,當然,這些掉東西的歷史是從小班開始起就沒斷過,蝶媽一直很不喜歡我掉東西的紀錄。

那年我13、14歲吧,我站在家樓下止不住眼淚,原因是我忘了帶鑰匙出門,按門鈴但蝶媽不肯開門,要我在樓下罰站,因為蝶媽說「妳放學回家的時間不自己開門,我要開門再讓妳進來,會放蚊子進來,妳老是忘記,給我在樓下罰站,站在對面我看得到的地方。」

就這個原因,我忘了帶鑰匙,我站了半個小時直到張媽媽下班救我上樓,而我受傷的是,仔仔從來不用帶鑰匙出門,蝶媽會很開心的開門迎接、給仔仔一個大擁抱。

這就是蝶爸知道的,我再怎麼樣也不能說服自己去理解,罰站的原因只是鑰匙忘了帶。

 

我老是說,我的家庭幸福是我擁有很愛我的蝶爸和仔仔,ㄚ姨、姑姑也都因為這樣特別疼愛我,縱然小ㄚ姨告訴過我不止一次蝶媽需要看心理醫生,但我們的家人們,總一再包容著蝶媽種種難以理解的行為,我,當然也是,這是因為我愛蝶媽嗎?我不曉得…

 

上禮拜五下班,除了紅單外,收到了薪資戶渣打銀行寄來的提款卡和密碼的信。

其實不很在意,丟在抽屜裡到上禮拜六晚上,拆了提款卡的信的時候我才發現到,信是拆過的,很粗糙的又用膠水粘了起來,我不需要問,我也曉得這是誰做的。

除了難堪、心灰意冷,我還有憤怒的情緒,蝶媽給我的回應是,她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對,我何需生氣?

說老實話,紅單我拿到的時候也早是拆開的,我早就習慣了,我不覺得我的任何信件被家人拆開是被侵犯隱私的。

但是

拆開了又粘起來?

這是種什麼樣的心態?

是怕被我發現?

是心虛?

我真的不能理解。

 

我20歲那年,也是年薪最高的那年,我跟蝶媽說我要搬出去住,該拿回家的「錢」,也是蝶媽最在意我有沒有做到的這點我還是會做。

蝶媽第一天說好。

第二天說不可以,因為別人會笑。

第三天說「好,妳要搬出去的話,我就找律師來算,算我養妳到20歲花了多少錢,妳要通通還給我。」,我應『好,妳算,我願意兼差來還妳。』

第四天在蝶爸的面前,蝶媽哭得要命,說要是我敢搬,她一定會死給我看。

信不信?  我信!  蝶爸也信!  因為以蝶媽的情況,我不曉得是說心理還是精神的穩定狀況這些考量,我們真的都信。

也因為如此,蝶爸才與我有了約定。

 

蝶爸說「妳多晚回家都成,我曉得妳們見了面吵架得多,但只要回家就好。」

當然,接下來的日子,不知道該不該說是粉飾太平,總之,我儘量在家裡做到和顏悅色,我們支持著蝶媽做她任何想做的事,包括和虐狗的人、某小部份想要把流浪狗趕出校園的師大老師們等等抗衡事件…等,我們希望蝶媽日子過得充實、緊湊,所以我除了拿回家的錢之外,買給一大群流浪狗吃的飼料、罐頭,都是我出的錢。

我選擇用這種支持,表達我對蝶媽的愛。

所以,那樣的日子,持續到3年前的一個早上,蝶媽就用一種很可怕的表情對著我說「妳以後,一定會是過著又窮又孤單的日子。」

就這樣,沒第二句話,衝著我的臉以這句話當早安。

 

我對這種咀咒,又難過又生氣,我難過的是,為什麼蝶爸要溺愛蝶媽到這種地步? 為什麼不帶蝶媽去看醫生?

那個早上,讓我對回家這件事灰心,我每天回家就躲回房裡,我連看都不想再看蝶媽一眼,直到一個多星期後,有一天,我回家換過衣服以後,打算出去吃晚飯,蝶媽攔著我,說「妳到底要不理我到什麼時候? 妳一定要我道歉嗎? 好,我說,對不起,那天是因為我心情不好才會對妳講 這樣的話的,這樣行了嗎?」

我低下頭,把鞋子穿好,不曉得該回應什麼,我還是出門了。

 

後來,又隔了好多天,我在吃中飯的時候,蝶爸打我的手機,跟我講了好多話,我只記得,讓我偽裝了好久的堅強瓦解了的最後一段是「好了,再怎麼樣,她也是妳的母親,別再生氣了,晚上回來吃飯吧,我今天包了餃子。」

坐在α β,眼淚一直掉一直掉,從小,就只愛吃蝶爸包的餃子,面對蝶爸的苦心,能說什麼呢?

 

想也沒想過,又隔了3年,又發生這麼樣一件事,蝶爸又想要打圓場了…

只是,我是真的想也沒想過,我又會開始問自己,從小我一直告訴自己,我不需要蝶媽給的關愛也能長大、也能活得很好的這件事,是不是我一直在欺騙自己,所以我才會覺得這麼受傷?

又這麼沒用的,只會哭。

 

其實,我有時候會想,會不會到頭來,需要心理諮商的,會是我。

不懂我的,會以為我是在傷害蝶媽的名聲,對嗎?

我只是,真的學不會該如何自處,即使我已盡了最大最大的努力,即使我在人前偽裝著,我的家庭很幸福,只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蝶丫嬛 的頭像
蝶丫嬛

無心戀花

蝶丫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yaosummer
  • 秀~~~~乖~不哭~
  • 好~~我乖~~

    蝶丫嬛 於 2009/05/18 20:0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whiteheart
  • 我們不認識 但我覺得自己稍微可以體會妳的痛苦
    因為我也遭受過來自親生母親的不當對待而難受羞憤
    她極在意我的用錢卻不會花時間關心我的感受
    她工作的時間多過在家時間 但是在家的時候多半關在自己的房間
    她在外斯文優雅回到家只要不高興就對我們狂吼謾罵讓我不解又害怕
    她注重生活與穿著品味卻在我成年後一再責備我妝扮是種虛榮
    更甚者 在得知我被性騷擾後她說:我早就知道妳有天會遇到這種事愛炫耀自己的美麗吧
    我當時只是二十歲的年輕女孩 心痛更勝於被外人欺負的驚恐
    ..種種她的行為和對待我的態度都再三讓我懷疑 我的母親是否心理生病了
    而我並沒有一個能圓場的父親
    因為我的父親也無法承受她的怒罵奚落而選擇離開

    看了妳的文章感觸蠻深
    真心祝福妳有個越來越美麗的未來:) 加油
  • 謝謝妳。
    我想,妳也是很努力讓自己的未來變得更好,大家一起加油^^

    蝶丫嬛 於 2010/04/20 06:34 回覆

  • 母女關係真的很困難
  • 剛剛才和母親有一點不愉快,
    我想起一篇論文裡說的,
    當一個女人被約化為母親,
    她有可能變得自私又寡愛。

    大家都會認為爸爸比較疼女兒,
    但相對的,媽媽也是最疼兒子的人。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所謂天下父母心,
    但我感覺,小孩與生俱來對父母的依戀,
    是很強烈原始的...
    這就是為什麼家庭對一個人的個性影響那麼深遠的關係吧。

    我從小到大甚至現在...不斷反覆思考,
    母親究竟愛不愛我?
    這個問題,我到現在仍無法確定,
    因為媽媽給我的感覺,真的不像媽媽,
    也不像朋友,她從來不聽我說話,
    她只對我負責,我對她而言就像包袱一般。
    要說我們的關係,真的就是在班上有著什麼競爭的女同學,
    絕對不會是母女。

    我對母親而言,永遠不及於弟弟之於母親的千分之一。
    甚至我生病了,母親都不希望我看醫生,
    她認為我在浪費錢,還會不停教訓我,認為在他們以前根本不在乎這些事,
    憑什麼我就要去看醫生?
    當全部的人都在關心我,希望我好起來的時候,只有她這樣對我。
    這不只是我感覺,就連弟弟和父親都感覺,她不希望我健康啊...
    更甚者,我憂鬱症時,她冷嘲熱諷,笑我脆弱無能。

    我實在不懂真正的母愛是怎麼回事...
    我只明白,我一直在討好著母親...
    越是長大,我對這種行為越是不齒,
    為什麼我要渴望母愛?就像熱臉貼冷屁股一樣,我和她很少能有和諧相處的時間。
    對別人而言很正常的東西,對我而言卻像是貪欲一樣不能奢求。

    我永遠永遠記得,曾經有一次,
    母親氣憤的對我說:"要不是不能選擇,誰要妳這樣的孩子!"
    我成績好是應該,她感到榮譽,
    直到有一次,我才明白,也僅只於榮譽而已...
    我參加了一個彩繪蛋糕比賽,
    每個人對我有很高期待,但從來沒做過蛋糕的我,根本不明白怎麼擠奶油花。
    最後沒拿到第一名,我已經感到難過了,我跟著母親,
    她竟然羞憤轉頭罵我:"別跟著我,很丟臉知不知道?!"
    這時我才明白,父母有時候愛的不是孩子本身,而是孩子所能帶來的其他東西。

    很多人會跟母親聊心事,可我只能聽母親訴苦,
    作一個只能聽不能說的人,因為她根本不在乎我有什麼困擾,
    但我必須解決她的困擾。

    從小每個人就說我有美術天分,
    母親對此感到很驕傲,她很執意要我攻讀美術領域,
    這樣一路到了大學,她發現我喜歡畫的和她想像的不同,
    而且這並不是一定能賺到什麼錢的行業。
    於是她態度冷卻了,對於藝術什麼的,開始顯得有些不耐,
    本來她可以教導我的,現在卻超出她的理解範圍,
    所以她對我的創作,趨於漠不關心,
    我帶回來的畫作,如今像垃圾一樣堆放在角落,
    她說:"不要就丟掉吧,很佔位。"

    母親甚至會嫉妒父親對我好,說來可笑,
    但或許我像是一個出自於她的情敵一般討厭吧...

    我會想辦法對家人好,我也必須為自己留後路,
    因為廖輝英曾在節目上講到自己賺的錢全歸母親,
    但母親不願給錢讓她動手術,最後是前男友幫她度過難關。
    這個故事讓我想到自己...
    有時候很多關係,不是委曲求全就能得到好的結果,
    甚至可以說是一廂情願,對她而言,就是一文不值。
    我漸漸學著將對母愛的期望收回來,一點一滴慢慢收回...

    看到妳這篇文章,我就想世界上還是很多人處於對母親對自己的認同感到困惑的人。
    希望我們的心都能在未來某一天得到解放...
  • 訪客
  • 您好 很為您心疼 這不是您的問題 推薦您去看母親這種病這本書 可以給您一些想法 祝您未來幸福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