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要出門前,陰天,悶雷。
沒意外的,寬寬趴在他的安全感所在:廁所裡。
趴好平,下巴、四肢都貼在地上。

姿勢就這個樣,但廁所黑麻麻的我也沒再重拍就是了。

但雨一直下不下來,所以我還是沖了涼才準備出門。
出門前還是拿肉乾把寬寬騙了出來,這笨孩子這麼大一隻,竟然膽子沒LuLu大。
然後吃了肉乾,他才乖乖坐在廚房門口等蝶媽準備他和龍龍的晚餐,和流浪狗的晚餐。


剛才下班回來,蝶媽留了字條,說冰箱有竹筍,可以當宵夜。
冰涼涼的,正好吃!而且不加美乃滋就很甜了。
寶寶不愛吃,聞聞就跑去玩墊子。
寬寬很開心因為他從不忌口的,這輩子只見過他對一樣東西搖頭,就是「榴槤」,一聞到會把頭撇開的那種憎恨程度,害我每次很愛追著他跑『寬寬~~來~~~~吃一口嘛!!~』
我有想過惡作劇把榴槤抹在他的鼻子上,他會不會跑去把頭浸在水桶裡,但這種惡魔心態還是被仔仔阻止了。


咬了幾口涼筍給寬寬,他很開心的咔咔的吃將起來,好不滿足。
但我也沒敢給他吃太多,畢竟偏涼,怕他明兒個鬧肚子我又要被蝶爸罵了。
這種天氣,真不曉得一天要洗幾次澡才夠,三狗一兔全都懶洋洋的,連我也是。
也只有半夜我才能不要命的在木頭地板上讓他們追著冰塊玩,要是給蝶媽看到搞不好我會小命也賠上。
一人一塊,玩完、舔完,就你們一個個乖乖睡覺去吧。


總覺得我們家三狗的夢一定跟別人很不一樣。
龍龍大概老在夢裡追著貓咪和全新的牛仔褲跑。
寬寬肯定是在夢裡啃著豬肋排、也許坐在蝶爸的餐桌位置上。
寶寶的話可能就是坐在摩托車踏板上耳朵飛啊飛的。


我夢到那曾有的情景,QQ躺在我臂彎裡,寶寶趴在我的脖子後。
We were on the way to Keelung.
We missed the exit until.....
Until we can't go back any more.

蝶丫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